pills

a蓝v绿8红蓝

【Hayward】

       Edward 跳下最后几级舷梯向身后的Haytham伸出手。男孩的棕发被湿润的海风吹起遮住了视线。他咯咯笑着眯起眼拂去吹乱的发丝,牢牢牵住父亲的手。他看着父亲的背影,父亲也回过头给他一个笑,拉着他的手开始延海边小跑。
        森林里的泥土和松针粘在长靴上。Haytham抱着行囊跌跌撞撞的向前。父亲的身影突然消失了,他站在溪边,异常焦急的四处寻找着父亲。
        一双冰凉且湿漉漉的手轻碰了下Haytham的后颈,他猛地一缩向后看去,父亲挽着袖子甩了甩手上的水,笑着将一壶刚灌满的水递给他。
        晚上,在一栋废弃的农屋里,玻璃上映着篝火的光,他们靠着残壁相依而眠,温暖的火光照在Haytham的脸上,他怀中依旧紧抱行囊。地上倒着的朗姆酒瓶将地面浸透成深色。
        火苗熄灭,天开始破晓。他隐约看见父亲弯腰将酒瓶捡起立在灰烬中。他拍拍身上的灰起来,陪父亲沉默着走过最后一段木桥。
       然后,天终于亮了,Edward 松开了Haytham的手。Haytham也不再跌跌撞撞,摘下那顶三角帽,他将行囊解开,取出一个古朴的木盒,他把它放在离海最近的一块岩石上,手指抚过那些锋利的石块边缘,码头废旧的船骸又将会迎来无数次相同的日出,盒中的灰烬被海风扬起。Haytham踏上归去的船只,最后一次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