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lls

a蓝v绿8红蓝

【Hayward】梦
         Haytham单手撑着头看向一旁窗外在花园中玩耍的邻居们。老师冗长无趣的讲话将尾音拖的像秋千上女孩的裙摆一样老长。
        他有意无意的敲着桌面,那些字母在他眼中变成怪异的排列组合。那位花白胡子的老学者也时不时看眼怀表,一到下课时间便急匆匆的冲出门。有时Haytham会不禁想象他那不小心绊倒时四脚朝天还不停“哎呦,哎呦”的叫唤着的滑稽样子。然后他就会在内心大笑不止再装出一副倍加关心的样子看他那尴尬无比的表情……
        Haytham趴在桌子上枕着一大本写满了外文和生涩词汇的书突然想到了父亲,他勾起嘴角期待着周末父亲回来,那时他就会带他去剧院,教他剑术……那么多在他人眼里本应乏味的事,只要有父亲的陪伴都仿佛有着无穷的乐趣。
        烛火被风吹的摇曳不定,Haytham有些疲倦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着,书页的边角唰啦得翻卷着,雨点重击着玻璃将男孩带入梦乡。
        他仿佛看见了码头上的酒馆,海盗、水手、商人们大声喧哗着喝得烂醉,海面上传来一股腥臭,但他却异样得感到亲切,码头旁的一艘船上挂着一面黑旗,水手们依次向上搬着酒,皮革,食材准备远航。他不由自主的靠近,眯眼看着一个金发的海盗背对着他正和黑人大副商量着什么。
        那人突然转过头来,好像看见了他,向他招了招手。Haytham虽然看不清那人的脸,但还是小跑着上船。和那人一同站在甲板上,金发的海盗低下身搂着他向远处的海平面指去。
        后面的梦怎样了,Haytham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了,只记得那个金发的海盗,蔚蓝的海面。但他总是固执的想象着那个金发海盗的眼睛,他想那一定是一双蓝色的漂亮眼睛,汲着海的蓝……
      
        Edward 跳下马车,有些狼狈的换下湿透的外套和鞋,换上一身干净的衬衣,轻手轻脚的走进Haytham的房间,他合严窗缝,看着小男孩勾起的嘴角,微笑着吹灭火烛。抱起男孩放在床上,掖好被角。男孩翻了个身面对着他。他揉了揉男孩棕栗色的头发,坐在一旁轻哼着那些水手的老调,哄他再次进入梦乡。

高能预警!!!——————————————
嗯……这真是个甜文……只是lo主手欠又写了一段虐的……【土下座】


Haytham坐在那儿,敲打着桌面,拿起桌上别人新送的葡萄酒,随手放入酒柜,轻轻摇了摇头,拿出一瓶劣质的朗姆酒,大口的灌了半瓶,回忆着那些日子,不禁讽刺起自己。船员不断的进来报告,甲板上乱作一团,他将Lee送走,起身走到甲板上,也许这一次,唯一遗憾的就是看不见那蔚蓝的颜色了吧。

评论(2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