颗粒粒粒粒粒高中长弧中

a蓝v绿8红蓝

记一下,说不定哪天就写了x

狼崽安

浪人昴

吟游诗人丸

j家黑猫系合集:中居,沈总,阿智,苏老师……

EA未完成篇→大马士革玫瑰

黑山田

Toppo x Cherry

やすば

古钟

血源诅咒/魂系列

我安noroshi和服杀阵人设

昴山田三角x

……待续。
军训回来说不定就有思路了.……

【TC/偏坂井】夏日祭 上

坑冷暖暖
偶然的脑洞,估计是个坑
文笔渣见谅

“诶……”小井晃着自己毛茸茸的尾巴正坐在沙发上,眯着细目故意拖长了语调看着对面坐着的人。“坂本君——”
“烦死了,别吵”然而对方并不吃他这一套。坂本昌行看着他做出一副乖巧顺从的样子,越发地坚定了不想出去的信念。翘起腿放下手中翻了一半的书认真的看过去:那只小狐狸还是一脸不依不饶,还故意用上目线望着他,而一旁的老狐狸也笑眯眯的和他对视着,还不着痕迹地往一旁的小狐狸那边靠近了一点。

坂本昌行感觉自己脑子里有根弦断了。

“啊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要出去就出去好了,真是的…麻烦死了”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穿上木屐把纸门推开。
身后的两只狐狸立马一脸满足的跟了出来,一左一右的站好。

夏日祭的烟火表演还未开始,街上穿着浴衣的人们都早已等好,夜晚的灯火,人潮的喧闹和食物的气味模糊的笼在镇子的上空。
还未等他嘱咐好烟火表演时在哪里碰头,老狐狸就跑到熟识的店家那里吃夜宵去了。而他身旁的细目小狐狸却没有预想中的兴奋,一言不发的跟在他身后,低垂着尾巴,看着神社挂着的灯笼发呆。

“喂……井之原……”回过头去看着对方,对方好像才刚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抱歉”晃着的尾巴突然僵住了“坂本君,去那边怎么样,看起来很热闹哦。”
小井突然拉起了他的手装作步伐轻快的样子扯着他小跑到桥上。夜风微凉的钻进浴衣的领口和袖间,小心的绕开人群,他看着前面牵着他奔跑的背影,单薄的仿佛撑不起浴衣和外面的披肩。

感谢看了的gn们
最后不要脸的来扩个列
这里颗粒,v团绿担,a团蓝担,初三狗,平家派,JF喜,希望有gn安利ww
Q:2754287302
弧有点长,不嫌弃的话请务必和这里扩个列吧(。ò ∀ ó。)

诶ps:这里可能只能下周五六回复,抱歉……明天就要去上课了,手机没收……抱歉!

>替某黄担儿砸代发,大野くん,生日快乐!!!

智先生,Happy birthdaaaaaaaaaaay!!!

【贱虫】梦境

占tag抱歉,存梗
第一次发贱虫,多多指教

大约幼虫?嗯(´-ω-`)
正文

栗发男孩趴在床上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将书丢到一旁翻了个身将自己埋在枕头里,窗缝里透进一丝淡金色的阳光打在男孩乱糟糟的头发上。他突然爬起身,端坐好,直勾勾的盯着那丝透进来的阳光,灰尘漂浮在空中,缓缓的上升。直到男孩的眼睛刺疼的流出了眼泪,他才又转身任自己倒在床上。
        他蜷缩起来又紧揪着被子的一角睡着了,昏暗的房间里最后一丝阳光也消逝了。书桌上堆满了纸张和文件夹,翻倒在地的垃圾桶掉出一地的废纸团,墙上也都贴满了纸张,其中都混杂着图画和复杂的描述,拼成一整章一整章的文字。
        谁知道这是什么?也许这一切都是一个梦,纸张和画笔构成的荒诞的梦,他们在纸上笑着谈论着,拥抱着哭泣着,思考着放纵着,活着再死去。它仅存在男孩脑中,毁灭在句点之后。
       


        穿着红衣的雇佣兵坐在阳台上晃着腿胡乱哼着歌,看着男孩紧皱眉头的睡颜,笑着摇摇头,揉了揉他的栗发,拿出一本日记写了些什么,然后坐在一片恍惚的空白中补上了最后的一个句号。
        一个美好的结局就看是什么时候结束了。
        晚安,spidy。

尊尼获加广告台词


存梗


Walking the roads of our youth
Through the land of childhood,our home and our truth
Be near me
Guide me
Always stay beside me so I can be free
Free

Let's roam this place
Familiar and vast
Our playground of green frames our past

We were wanderers
Never lost
Always home

When every place was fenceless
and time was endless
Our ways were always the same

Cull my demons and walk with me brother
until our roads lead us away from each other
If your heart's full of sorrow
Keep walking
Don't rest
And promise me from heart to chest to never let your memories die
Never
I will always be alive
and by your side
in your mind
I'm free

走过承载着我们青春的道路
感受那故乡和童真的气息
靠近我
指引我
永远留在我身边 我便会自由
自在

让我们漫步于此
熟悉 广阔
这片青葱勾勒出我们的过去

我们浪迹天涯
却从未迷失
始终如一

纵使海枯石烂
亿万斯年
我们仍一如既往

除去心魔 兄弟请与我同行
直至前路令我们脱离彼此
倘若悲伤充斥你心
不断前行
切勿停歇
请郑重像我起誓永驻回忆于心间
永世不忘
我将长存
伴你左右
守护你心
我别无所依

【Edward个人向】走马灯

第一幕
        他向前跑去,父母现在他身后相依温柔的笑着,羊群围在他身边,他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快乐,脏兮兮的小脸仰起勾起一个笑容。阳光真的很温暖。
第二幕
        他每天都喝的烂醉,整天与他人打架,但是他们依然是一个美好的家。他常常会想世界的广阔,那些冒险和机遇。
第三幕
        他将两人打翻在地,又受了一击,酒精的作用下,眼前的景象越发模糊,他倒在地上希望得到那位女骑手的帮助。她真的很漂亮。他想,他再来几百次也一样,他不会后悔的。
第四幕
        那也许是最美好的时光,像梦一样,让他至今不敢想象那是真的。卡罗琳,他一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
第五幕
        ……马修.黑格,威尔逊,那三个该死的混蛋,还有他最最“亲爱的”岳父。
        该死……
        那些毁了他童年回忆的人,那些迫使他远离故乡的人……
        他会永远记得的,尤其是那个给他印上十字印章的人……爱德华.肯威会记得的……
第六幕
        大海,自由,财富,冒险。他期待的一切,满怀信心,等待着回到故乡再次见到他的挚爱。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第七幕
        和约签订了,他还是不能回到故乡。于是他参加了行动,遇见黑胡子,他成了黑胡子最得力,最信赖的手下。他挂上了黑旗,成为了海盗。在拿索的老艾弗利酒馆坐在本和爱德华旁边计划着一次又一次的掠夺。
        港口腐臭的动物尸体味和海水的咸腥笼在他的鼻尖,海蓝得让人心醉。他依然充满信心,他会变成富人,然后回去的。
第八幕
        他不应该出这次海的,该死……邓肯.沃波尔。
        那个兜帽男人的身影让他着了迷,他是死神的代理人,那把精美的袖剑吸引了他的目光,那刺杀优雅而又无声……
         他被卷进了一个他本不应触到的漩涡,几千年,甚至更久之前,刺客和圣殿骑士。但是他没能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诱人的酬劳将他拉入这无尽争斗。
第九幕
        他将这些事和海盗们讲了,他开启了一次远航。他要证明那不是空想的童话故事。他看到了那些人,活着的,死去的,本杰明,爱德华.萨奇,玛丽.里德,安妮.伯尼,杰克,罗伯茨……毕竟再如何,他们都是海盗,他们都是他的同伴。
第十幕
        回乡,回乡,但那并不是他所想象的拥抱,道歉,承诺和温暖。
        时隔太久,那些埋下的错误已经根深蒂固了。
        但是他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去成立一个家庭,做一个父亲,安定的生活。

金发男人随意的坐在地上,仰起头又灌了一口朗姆酒,他满意的看着瓶中的沉淀,辛辣的酒液刺激着他的喉咙。柔白的光闪着熟悉的画面,他躺倒在地面上任泪流了一脸,不会有人知道,不会有人发现的。

他生性自由。他向往自由。是否最终也会自由?






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感谢读到最后的各位
       

【Hayward】

       Edward 跳下最后几级舷梯向身后的Haytham伸出手。男孩的棕发被湿润的海风吹起遮住了视线。他咯咯笑着眯起眼拂去吹乱的发丝,牢牢牵住父亲的手。他看着父亲的背影,父亲也回过头给他一个笑,拉着他的手开始延海边小跑。
        森林里的泥土和松针粘在长靴上。Haytham抱着行囊跌跌撞撞的向前。父亲的身影突然消失了,他站在溪边,异常焦急的四处寻找着父亲。
        一双冰凉且湿漉漉的手轻碰了下Haytham的后颈,他猛地一缩向后看去,父亲挽着袖子甩了甩手上的水,笑着将一壶刚灌满的水递给他。
        晚上,在一栋废弃的农屋里,玻璃上映着篝火的光,他们靠着残壁相依而眠,温暖的火光照在Haytham的脸上,他怀中依旧紧抱行囊。地上倒着的朗姆酒瓶将地面浸透成深色。
        火苗熄灭,天开始破晓。他隐约看见父亲弯腰将酒瓶捡起立在灰烬中。他拍拍身上的灰起来,陪父亲沉默着走过最后一段木桥。
       然后,天终于亮了,Edward 松开了Haytham的手。Haytham也不再跌跌撞撞,摘下那顶三角帽,他将行囊解开,取出一个古朴的木盒,他把它放在离海最近的一块岩石上,手指抚过那些锋利的石块边缘,码头废旧的船骸又将会迎来无数次相同的日出,盒中的灰烬被海风扬起。Haytham踏上归去的船只,最后一次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

【Hayward】梦
         Haytham单手撑着头看向一旁窗外在花园中玩耍的邻居们。老师冗长无趣的讲话将尾音拖的像秋千上女孩的裙摆一样老长。
        他有意无意的敲着桌面,那些字母在他眼中变成怪异的排列组合。那位花白胡子的老学者也时不时看眼怀表,一到下课时间便急匆匆的冲出门。有时Haytham会不禁想象他那不小心绊倒时四脚朝天还不停“哎呦,哎呦”的叫唤着的滑稽样子。然后他就会在内心大笑不止再装出一副倍加关心的样子看他那尴尬无比的表情……
        Haytham趴在桌子上枕着一大本写满了外文和生涩词汇的书突然想到了父亲,他勾起嘴角期待着周末父亲回来,那时他就会带他去剧院,教他剑术……那么多在他人眼里本应乏味的事,只要有父亲的陪伴都仿佛有着无穷的乐趣。
        烛火被风吹的摇曳不定,Haytham有些疲倦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着,书页的边角唰啦得翻卷着,雨点重击着玻璃将男孩带入梦乡。
        他仿佛看见了码头上的酒馆,海盗、水手、商人们大声喧哗着喝得烂醉,海面上传来一股腥臭,但他却异样得感到亲切,码头旁的一艘船上挂着一面黑旗,水手们依次向上搬着酒,皮革,食材准备远航。他不由自主的靠近,眯眼看着一个金发的海盗背对着他正和黑人大副商量着什么。
        那人突然转过头来,好像看见了他,向他招了招手。Haytham虽然看不清那人的脸,但还是小跑着上船。和那人一同站在甲板上,金发的海盗低下身搂着他向远处的海平面指去。
        后面的梦怎样了,Haytham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了,只记得那个金发的海盗,蔚蓝的海面。但他总是固执的想象着那个金发海盗的眼睛,他想那一定是一双蓝色的漂亮眼睛,汲着海的蓝……
      
        Edward 跳下马车,有些狼狈的换下湿透的外套和鞋,换上一身干净的衬衣,轻手轻脚的走进Haytham的房间,他合严窗缝,看着小男孩勾起的嘴角,微笑着吹灭火烛。抱起男孩放在床上,掖好被角。男孩翻了个身面对着他。他揉了揉男孩棕栗色的头发,坐在一旁轻哼着那些水手的老调,哄他再次进入梦乡。

高能预警!!!——————————————
嗯……这真是个甜文……只是lo主手欠又写了一段虐的……【土下座】


Haytham坐在那儿,敲打着桌面,拿起桌上别人新送的葡萄酒,随手放入酒柜,轻轻摇了摇头,拿出一瓶劣质的朗姆酒,大口的灌了半瓶,回忆着那些日子,不禁讽刺起自己。船员不断的进来报告,甲板上乱作一团,他将Lee送走,起身走到甲板上,也许这一次,唯一遗憾的就是看不见那蔚蓝的颜色了吧。

【Edward/Haytham】注意

超短……

        头发用发带随意的束在脑后,他凌乱的金色发丝垂下来遮住了那双好看的眼睛,随意的写字的动作轻晃。油灯中火烛摇曳着将他笼罩在一层半明半暗的阴影中。
        Haytham趴在桌子的另一边撑着头看他写信。船随着海浪起伏让他越发困倦,强打着精神身体前倾,想试着看清父亲被遮住的眼睛。Haytham伸出手想要撩开那缕吹下的头发。
        笔尖摩擦纸面时发出的沙沙声突然停下了,周围充斥着炮火声。Haytham感到喉咙上缓缓流出的鲜血净透了甲板,他扯着嘴角努力仰起头,旁边就是大海,他知道,那种蓝色会再次围绕他。